沙啦啦。

现在是中午时分。风很大。

沙啦啦的风声混杂着隔壁传来的音乐声,咻的一下飞跃过身旁。

还没有来得及被关好的窗户嘭嘭嘭的响成一片。

高大的梧桐树也没能抵挡的住这看不见的神奇力量,集体朝着一个方向弯下腰去。

院子里一些不知名的草木也跟上指示,很听话的偏头。


好像有个大婶刚刚晒好的白色床单被风刮跑了,高高的扬起骤然升上了天空。哗的张开了双翼,一副即将离开地球的壮烈样子。

偶尔有雷声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,带上了一点空灵的音调。

轰隆隆的朦朦胧的。

街道上突然停止不前的车龙,烦躁的不安的嘶叫起来。吡吡吡的乱鸣着。

这些嘈杂的声音被有着强大怀抱的风席卷进时间的碎屑里。

再被柔和的带向更宽广的地域。


它们把这些微小又平凡甚至惹人厌恶的声音,反复酝酿成一种清淡的酒。

给不断的,不断行走的我们。


风说,在寒冷的冬天,喝上一杯小酒。就会很快的暖和起来。然后我们又能继续上路了。

我们小心翼翼的接过酒杯,轻轻抿了抿。恬淡的清香将我们又带回了那个嘈杂的时间点。


风说,现在有力气了么?

我们点头。


风说,那么继续前行吧。就像我一样。


突然它笑了。快乐的仰起头沙啦啦的飞了出去,飞跃了我们的视野。





头大.

不喜欢借书给别人。

尤其是新书。

很多时候我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都有一种偏执。要最初的模样,最干净的有棱有角的。

不会改变的这种偏执。所以如果有人想破坏这分完整我会裂的很厉害。

说不定会难过的想哭。

我连一丁点杂质都不想留下。



有关于别人送的礼物。

太贵或太漂亮都会舍不得用。

如果只是普通的有点可爱的物品,反而会更频繁的使用。

典型的欠抽我觉得。


这样子肯定有时候会被人说是斤斤计较,或者变态有洁癖。

没有办法。

果然是在奇怪的地方纠结的很厉害的人。


但是我也不想改变。又希望这样的自己也不要看起来太小气。

只是太珍惜所以舍不得。

这样的执念顽固的让人头大呀真是。


请尽情的抽我把。

裂!


我绝对是脑子抽裂掉了.凹!

我今天。居然叫那女人嫂子了。

我……抽!

今天欧小柒到我这里拿东西,就把她召唤到家楼下的平台来。

结果根她说了一会话就看见我哥哥他老婆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一着急我就和欧小柒说:“我嫂子来了,我走了……”

凹!

我脑子开裂了!崩溃。



今天早上去大胖子家拿在淘宝订购的鞋子。

很抽很强大。明明是原头鞋子,结果实际是尖的。好恶心……

然后在去那店子看,原来拍价的时候是35元,现在降价到28元。太可恶了。

果然……这些个东西不可靠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


咱讨厌那鞋子……鞋口太浅了而且有点小……

太KUSO了……我估计我报废了咱30元钱[我耍赖只给了大胖子30块~啊哈哈哈哈!]



= =~纠结的宅女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忙碌的宅女日子……

我要裂了……今天一定要好好睡一觉!!!!!!!!!

凹!

净之图腾


一二三,抬起头。

四五六,向前走。

——引子



呼拉拉的风声,呜拉拉的笑闹声,还有那细碎的嘤嘤的哭泣声。混合揉杂在一起,拼凑起这个热烈的夏天,最初的奏章。
咱们说了说再见。然后挥挥手。就各自转身朝不同的地点迈步前行。

呐。操场右手边的篮球场。青春热血的少年一边呼喊着“我们要赢”一边奋力奔跑向篮球架,再高高跳起扬起手臂,将红似太阳的球对向目标,毫不犹豫的砸进。确实,用砸来形容更为贴切呢。
被汗水折射过后的更为炙热的阳光,变成一种特别的力量传达给观看的人。然后他们呼喊着。
——加油。
——再进一个。
——向前冲啊!

再来。沿着围墙边缘地带肆无忌惮疯长的狗尾巴草。占领了墙角的一大片空地和青春少年们的小忧愁,一步一步走向不朽。在泛了黄起了温和毛边的记忆长卷里留下举足轻重不可磨灭的地位。
女生和女生牵着手,悄悄倾诉彼此小小的青涩的秘密。把“要一辈子做朋友”的诺言埋藏于此。
男生和男生举着啤酒,笑闹着谈论昨天看见一个长的很可爱的女生。或是今天上课的老师领带系歪了。
男生和女生隔着毛茸茸的狗尾巴草地,各自被搔痒了心。在浅淡的绒光里摸索到对方的手,轻轻牵住。

还有。诺大的校园唯独属于自己的座位。用银灰的铅笔线小心勾勒出自己喜欢的模样,亦或一笔一划写下所喜欢的小词句,小温柔。
坐在前面的女生,有着可爱的笑脸。
右手边的男生,脾气倔强,上课总是趴在桌子上处于睡觉状态。
后面的后面的后面,是自己的麻吉。总有写着普通又格外逗趣的纸条隔着十万八千里的传递到自己受力。偶尔被老师抓包,默契的相互望一眼,又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特别的干净。特别的纯澈。

时间缓慢游行。将这些牵串成一个漂亮的图腾,刻印在脑袋里的大海中。
海面不时有波浪打来,净透的图腾被下落的夕阳浸染成了略带金色的红。有湿凉的雾气腾空而起,覆盖住整个图腾,若隐若现的飘浮在海面上。

手捂住眼睛。温润的水珠沿着手掌的纹路顺着手臂留下。打湿了衣袖。

再见了我的时光。
再见了我的中学时代。
再见了我无知又无畏的夏之纪年。

露出晶莹光芒的图腾,铅镶在那个,透明的能看见肌肤下横错的脉络的世界,安静的存在着。
我背起包裹,背起希冀。
站在净之图腾的中心。
张扬起洁白的羽翼,腾空飞起。
不再回头。

我简直是自己找抽.凹!

从某种方面来说.我果然很抽很强大~凹!

自己找事做 TAT

论坛里的事情一大堆咱还没有处理掉

我又开了个书评店!!!!!!!!!!!我绝对是抽掉了~~~~~~!!!!!


虽然说是店子.可是完全不是盈利的用途.我只是想要强迫自己干点东西.

把自己的少女心找回来.


我快没有那种东西了 泪!

因为觉得聚星上的文,太简单.

小四那样,我觉得太黑暗.

最X说____我觉着矫情

凹!!!!!!!!!!!!!!!!!我肯定是受了刺激.!

凹!我要努力的把这个暑假过完美!


咱要是再这么无聊下去我就准备灭了自己.就是这样没有错!!!

最后来大吼一句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咱的未来你要闪亮亮的!!!!!!

可曾记得

大翅膀昨天突然跟我说:"你元气的过火了."
:"该不会是装出来的吧."

是肯定的语气.那个时候小小的愣了一下,然后我开玩笑的回:"对啊,所以最近有点上火."
再接着我想到那个女孩.

我和大翅膀说,就算是要装也是需要很多勇气和力量的.
我自认为还没有那样的本事.
我曾经交过那样一个朋友.
心疼死我了.
这些都是真的.

在久远到我的初一.有这样一个女生.
有点婴儿肥.扎着长长的马尾.然后就算是笑起来,眼睛也是感觉软绵绵没有抬起来一样.
她喜欢笑.对我很好,同时好像很喜欢我的样子.

在学校拐角的对面,有一家小的零食铺.那个店家好像是她的阿姨.
她阿姨养了一条小小的白色的狗.叫雯雯.

和我认识以后她总会带我去看那条小白狗.她说我名字和它一样呢.而且她一样喜欢呢.

她是这样的女生.

某个上午放学.因为某些事情耽误了回家.下楼的时候,走廊空旷旷的很安静.我和朋友很开心的边聊边走.
初夏的时候,阳光只是很明亮,但是一点也不厉害.

叶子沙沙的拂动.声势很小的蝉鸣听着也很舒服.
就是那个时候,错乱的脚步声横扫过这些,我和朋友反脸去看空旷的走廊.

没错我看见了她.
她慌乱的披头散发的从她们班教室跑出来,然后朝左手边的走廊尽头奋力跑去.
后面还有三四个女生追着.

我和朋友站在大厅中央看见在尽头扭打起来的她们同时都傻眼了.
我说我去帮忙.我说被打的是我的朋友.
她们说你白痴!打她的不也是和我们玩的好的么?!

我手足无措的停下向她跑过去的步子,我看着她,看着被几个女生压倒在地上的她.
她大声的叫着,我紧张的要哭出来.

我说我还是去帮她.

然后准备跑过去的时候,她也正好爬起来,跑出了走廊,几个女生又追了上去.几个人影迅速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.
"哎呀你就不要管闲事了,你看他们都走掉了."

我就这样走了.
我还是没有伸出手.
我想那个时候她一定很想有人帮忙.
她自始自终都没有看见过站在大厅中央的我和我朋友.

多好.

好残忍.

半路和朋友分手.我一个人刚好过了拐角.
她从后面拍我的肩膀.
脸上有几道红,很明显是被尖锐的指甲划的.头发很乱,胡闹的翘起.
眼睛还有些红肿.鼻子红红的.

就是这样子的她对我笑起来.
她叫我:"雯雯."

我害怕的说不出话.我低着头.
她说我们再去看小白狗吧.
我说好.然后她牵着我的手过了马路.

她后来重新绑好了头发.
我小心翼翼的问她:"你脸怎么伤到了啊?"

她回答说;"我摔的."

我说:"哦."然后就沉默了下来.

她送我到家.我说拜拜.我笑着和她说拜拜.我说你回家也要小心哦.
她同样笑起来说拜拜.

到初二.到初三.
好像慢慢疏远了一些.因为我有了不可以分开的好朋友.太沉浸于自己的小圈子.
她也是.也会有新的朋友.新的圈子.毕竟不在一个班级.

有时也会一起走.偶尔.很好.

初三模拟考试的时候和她分到一个考场.
我发现她手背上有伤痕.就抬她的手来看.
那是一个男生的名字.我认识.出了名的花花公子.

她用刀子刻出男生的名字.然后流血.结咖.这就是在一起的纪念.
我问:"他刻了么?"

她低下眼说:"没有.他怕痛."
"你就不怕痛么?!"
好像是有点生气的我反问回去.
她抬眼盯着我看了几秒.然后笑着说:"不怕啊~我不是第一次在手上刻字.不痛的."

我没有话说了.
中午没有回家.吃饭完就呆在考场.她也在.
然后我们在考场的教室里的黑板上写歌词.
她大声的唱起来.

教室很空荡.学校也很安静.那个时候唯独她那么闪亮.我一直抬头看着站在讲台上的她.

也有听见过她的传闻.
好像怀孕了.
堕掉了.


不知不觉我们没有了联系.
毕业了.
彻底分开了.

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.
好像唯独有的.是她圣诞给我的贺卡.
也不记得我有没有给过她一张.

也许没有吧.因为那时候我没有零花钱.窘迫到送别人贺卡都要算好买几张.好像没有把她也算进去.就这么忽视了.


在现在这么长久的日子里还记得.
我记得那样的她.
喜欢着.
很喜欢.


突然想起.在高中某次去游戏城的时候.
那是我第一次去游戏城.

我下楼的时候对面有群女生正在上楼.其中一个叫了我的名字.
我回头去看.
光线很暗.我看不清楚是谁.
她又叫了一遍:"是XXX么?"
我说:"是啊.你是谁?"

她好像是在昏暗的光线里笑了起来.我什么也没有看清楚.可能只是我想像.
她继续说:"你是XXX就可以了."
然后她们笑闹着走了.

我一边下楼一边回头看已经走出昏暗的光线走出游戏城的一群人.
那里面其中的谁认识我.然后已经走离了我.


现在回想.
是她吧.

作风很像呢.

就是这样.
我们的故事这样完结了.

她叫蒋华.
和讲话很像.她也是很喜欢和我讲话呢.

是这样呢.
那么下次.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去.

期待后续.

咱。

TAT 为什么我最近的口头禅是[咱]啊!

好抽好强大的啊!!!
结果说要11点30睡觉……么有一天实现过。

阿绿……你以后多多监督我吧
TAT……果然又是 [咱] ……

我彻底被自己给抽到了!凹!

New Day.!

我们一无是处的奔向未来。
奔向梦想的中心点。

迷凉的雾气散开,逐渐闪现在瞳孔里的,是那些在旅程中热烈绽放的妖艳花朵。

终于。成长了。
sidetitle自我介紹sidetitle

浅仓

Author:浅仓
Chinese: 天空晓。佑子夏。
English: ★.Pluto 。Cloudy


特质: 张牙舞爪的暴力狂
星座: 天蝎
诞生: 1990.11.14
性别: 女


擅长: 写文.画画.设计.作孽.喧嚷
缺乏: 自信.能力


Important: 妖精.阿绿。
萌: 美型少年.LOLI.清新系

sidetitle類別sidetitle
sidetitle最新文章sidetitle
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
sidetitle最新留言sidetitle
sidetitlec-boxsidetitle